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学子心声

回家过年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3-20    【字号:

  时间在日出日落中翻滚,岁月在转身回眸时沉浮。这一刻,我又站在了春节的脚下。有故乡者,归故乡。一年中最快乐的日子莫过于等待回家的日子,一想到回家了,整个人都兴奋了许多,干什么事情都是愉快的。而真正的回家是从收拾行李开始的,整理好行李之后,心就启程了。回家——我义无反顾,马不停蹄,我带着急切的心情冲进吵杂的站台,踏上北去的火车。看着堆满行李箱的车厢,连走道内都站满了人,感觉非常拥挤,但这种是预期中的拥挤,是大家比较能接受的拥挤,是幸福的拥挤。列车里乘坐的大都是要回家的人,或求学、或打工、或工作。车厢里很静,回家的急切淹没了车厢里偶尔的交谈。坐在车厢里放眼望去,广袤的土地,错纵的沟渠,高低不一的房屋,再加上迅速向后挪动的树木和天空中时卷时舒的云儿,感觉就像一幅唯美的山水画,可凭谁丹青妙笔也画不出我对家的期盼。家对于我来说不只是那几间房子,不只是父母兄弟一家人,而是现实温情的家加上整个村庄(包括村庄变化)以及童年在内的,和美好回忆有关联的所有事物和岁月的总合。车还在开着,离家的距离一点点缩小,心里有一种时不时踮起脚想看一看家乡面貌的急切感,这难道就是——近乡情更怯,有种“平时家在心里,此刻家在眼前”的感觉,又感觉是要去见一个久违的故交,反正心里的感觉美好又复杂。难怪有人说:回家之乐,在于途中。

  终于到家了。推开门一切如故,温馨扑面而来,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无需适应就可以舒适安闲的地方。轻轻地问一句:别来无恙啊?希望家能洗去我这一年的风霜和疲惫。吃完晚饭,直接去睡觉,希望在被窝里不要醒来。可谁知,第二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,也不是梦想,而是妈妈,哈哈哈……… 除夕将近,妈妈怎允我埋头酣睡。除夕是一坛浓酒,它一入腊月就开始沉淀,沉淀到这一天香味扑鼻,供人一醉。除夕是我一年中最让我期待的日子,可以不过生日,可以不过情人节,可以不过假期,但不能不过除夕,如果不过除夕,我心里不承认又长一岁。走在街上,闻着大街小巷那幽微的火药味,看着孩子们身着新衣服,听着邻里的欢歌笑语,我知道年到了。看到街上几个叫不出名字的孩子在唧唧哇哇地疯跑,这让我想到儿时的自己,每当拿到压岁钱,便第一时间邀着几个同伴去小商店买东西,那些东西现在看来毫无意义,而当时是那么的乐此不彼,感觉现在的一切快乐似乎都无法取代当时那种单纯的快乐。不再会嬉戏追逐着过年,却会笑着想那时的自己。过年了,家家是要贴春联的,路过邻居们门口,看到每幅大吉大利,句句非富即贵,对联里包含了人们对生活的希望与期盼,但我唯独钟爱老爸贴的那幅:庭院虽小聚宝盆,玉门不高出贵人。过年了,难免会和亲朋好友喝上几杯,酒喝开了,话就说到了,感觉就来了,感情就表达到位了。我也会在除夕的晚上约上几个伙伴喝上几杯,看着春晚,喝着酒,谈谈一年得失,每年如此,妙不可言。

  冬日无雪年味淡,来去匆匆挤煞人。三百六十一回首,几多欢乐几多愁。现在的冬天因气候变暖让雪儿销声匿迹,想想小时候嘴里冒着白气,一起玩雪的日子好快乐,快乐让那些冻手冻脚的日子都充满了温情。现在不少人感叹年味淡了,的确是这样,为什么呢?丰腴的物质生活难以满足充满渴望的心灵,不像小时候,一点压岁钱和一件新衣服就能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满足。那时候大家普遍较穷,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鱼,吃上肉,所以大家盼望着过年,现在我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提高,平时就有鸡有鱼的,所以在物质上就没有什么期盼的了,春节时反而想吃点青菜。然而精神文化层面的却被限制了,对联不用写了,直接购买就行了;窗花不用剪了,也可以买到;因为PM2.5指标和雾霾,烟花和鞭炮有些地方禁止放了。好多原来需要手工制作的东西都被商品化的产品替代了,这种替代减少了过年的参与感,导致快乐被稀释。农村又没有什么可以娱乐的场所,唯一的娱乐恐怕只有打牌吧。我认为,在物质过于丰富的当下,没有适当的精神寄托是年味淡的最大原因吧。另外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家时间太短了,对许多打工、工作的人来说,大约腊月二十八、九才回家,初四、五就走人,时间不过只有一个星期,走亲访友喝场酒,就结束了,很不满足,很不尽兴。想想小时候,没人出去打工,整个冬天都在家里,老少爷们坐在村头的木桩上,一起拉呱,一起晒太阳,暖和和的,你一句我一句,好不热闹,现在回家过年变得仓皇又紧张。现在的生存压力太大,人们为了车房或者下一代的车房,不得不拼命的干,压力太大冲淡了在一起的快乐时光,试想一下,一个心揣压力的人,怎么可能开怀地快乐呢!过年的另一个感觉就是——挤。春节是中国人的最大节日,每逢这个最大的节日,全国的人便像候鸟迁徙般涌向火车站、汽车站。网上订票提前刷爆,学生商旅只剩苦笑;彻夜排队一票难求,农民皱眉乐坏黄牛;汽车短途班次又少,区区客车,怎奈大包小包;高速公路,关卡如草,要求速限,不准载超;其实过年不过是挤挤味道。在家时发现车多了,轿车这个在十几年前很稀罕的东西,现在成了代步工具,结婚必备,正如那句诗: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车太多导致了交通拥挤,过年的很多时候,感觉是走到哪堵到哪,堵不只是北京的问题,人多、堵恐怕是中国特色,遍地都是。

  站在2017年的年头,我以不变应万变,以不变的努力,不变的争取,不变的为善,来迎接各种得与失。我希望不断地打磨有棱角的自己,使自己变得成熟稳重,希望以一个朝气蓬勃的面孔,醒来在每一个早上,2017要遇到更好的自己,祝自己在新的一年里鸿运当头,一切顺利!Come on!

 

作者:吕传位

   

常用链接: